中考变易高考变难是趋势还是偶然?

2022年的高考和中考先后结束了,作为“双减”政策实施以来的第一次中高考,很明显,今年的高考和中考体现出来的特点异于往年,那就是高考变难了,而中考变简单了。这是考生们的普遍感觉。中考因为不是全国统一试卷,试题变容易虽然不能确定是全国的普遍现象,但多省市已是这个趋势。

今年6月7日上午高考语文结束后,“语文全国甲卷有关《红楼梦》的作文题太难”冲上热搜,而下午的数学更是难出了高度,考试刚结束,“全国高考Ⅰ卷数学难出天际”、“今年高考数学难”又占据了各大网络平台的热榜前列。

2022年北京市的中考试卷难度降低,被家长们拿来证明这一点的也是数学题。数学卷第一题竟然是问哪个形状是圆锥体。

与人们的感受相一致的是考试成绩,这次分数线出来后,北京城的鸡娃圈直接炸了……

660分的总分,8门课合起来只扣了5分以内的竟然有这么多,海淀区655分以上的517人,655分的有293人,654分的有303人……

谁家的娃,就算平时是学霸,如果考试那天稍微粗心了下,就可能与名校失之交臂。

如果再直观一点,去年六小强的门槛是624分,今年估计是652或者651(考虑到扩招)以上,今年的门槛可能要提高28分。

广东也因为中考数学太简单而上了热搜,评论里22届尖子生抱怨数学拉不开分数,说自己的努力都白费了。

我们可以先看看2022年3月25日教育部办公厅发布的《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做好2022年中考命题工作的通知》,通知强调:2022年将迎来“双减”政策实施后第一次中考,做好2022年中考命题工作,对于引导深化义务教育教学改革、促进减负提质、巩固“双减”成果具有重要意义。

通知要求:不得超标命题和随意扩大、压减考试内容范围,严禁将高中课程内容、学科竞赛试题以及校外培训内容作为考试内容,确保依标命题、教考衔接。各地要按照“两考合一”“兼顾毕业和升学”的功能定位,进一步对各相关学科中考试卷考试时长、容量、难度等提出规范要求,科学合理设置试卷难度,既要防止试卷过难增加学生学业负担,也要避免试卷过易难以体现区分度。

通知虽然强调了,要科学设置试卷难度,“既要防止试卷过难增加学生学业负担,也要避免试卷过易难以体现区分度。”但从通知整体的精神来看,主要还是要防止试卷过难增加学生的学业负担。很明显,这样要求,也是跟轰轰烈烈的“双减”政策一脉相承的。

其实关于降低中考难度的问题,2021年“双减”伊始时,四川省教育厅发布的一份文件就已经对中考做出了规定:各学科考试难度系数,小学不低于0.95(即平均分不低于满分的95%),初中不低于0.85。按这个规定,如果满分是100分,小学平均分不低于95分,初中平均分不低于85分。这可不就是要求尖子生向满分看齐吗?

综上所述,在“双减”大背景下,“中考考题变容易”似乎已成定论,不像是今年偶尔为之,应该是今后的普遍趋势。想想看,“不得超标命题和随意扩大、压减考试内容范围,严禁将高中课程内容、学科竞赛试题以及校外培训内容作为考试内容。”在这样的要求下,纵使中考想难,也难不起来,因为我们小学和初中的教材并不难,考试不准超纲,不准考竞赛题,不准考校外培训内容,那还怎么增加难度?

至于2022年高考数学“难”的问题,教育部教育考试院的回复是:优化试题设计,发挥数学科目高考的选拔功能。

那么,是不是可以理解为,高考承担的就是“为国选材”的选拔功能?既然是“选拔”,那就是要难一点,就是要让考试结果有区分度,把聪明好学的学生“选拔”出来,送入优秀的大学,用优质的教育资源把好苗子培育成国之栋梁。

高考似乎一直在发挥着选拔功能,只是近些年,人们纷纷感叹高考题目越来越容易了,高考阅卷越来越松,导致高考成绩越来越高了,而且高考难度的降低使得细心的考生比聪明的考生更占便宜。

那么高考难度的改变,是今年偶尔为之,还是说今后的总趋势就是要增加高考考题的难度?按官方“发挥数学科目高考的选拔功能”这一说法,似乎增加难度是以后的总趋势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觉得挺好,高考既然要发挥“选拔功能”,那题目就应该难一点,阅卷就应该严一点。

目前,“双减”是大政策大方向。为什么?因为“双减”不止是在减学习的压力,更是在减“育儿”的负担,而减轻育儿负担和成本,释放生育潜力,增加出生人口,已经成为当前和今后最重大的国策。没有人,一切繁华都将昙花一现,如果中国在未来100年内减少一半人口,那我们的综合国力无论如何都将下挫很多。但目前来看,这已是大概率事件。

我在2021年2月写的文章《未来15年将新增3.8亿退休老人,没钱养老?或许农村老人的养老能给我们启发》中就明确说过:

新生儿一直锐减下去肯定不行,这会让养老问题越来越严重,并且会给未来的经济和社会带来大萧条。因为现代化的经济越来越倚重消费和服务,未来的人工智能社会,智能机器可以替代人力去生产去劳动,但不能代替人类去消费。

一个现代化的社会,对经济和税收贡献最大的,是第三产业,而不是第一第二产业,在未来,生产制造会越来越不重要,而服务和消费会越来越重要。机器人的短板就在于不能像人一样去消费。机器人不需要美容美发,不需要每天换几套衣服下几次馆子。而社会如果缺少了这些经济活动,就业、税收、商业活力都将锐减。今天繁荣的商场,几十年后很多可能就会沦为鬼楼。

减缓全面萧条的出路就是增加人口出生率。所以,现在国家应该把提高人口出生率作为头等大事来抓,人口问题应该成为“百年大计”之首,所有的政策都应该为解决人口问题的政策让路。国家应该尽快把影响人口出生率的主要因素一个个找出来,并且一个个排除。

一是,由高科技和互联网大厂们发起和推动的996甚至007的用工方式必须立即被遏制。

二是,必须立即减轻义务教育阶段的学业压力,把家长从繁重的“鸡娃”中解放出来,去生二胎、三胎。

显而易见,增加人口出生率是大国策,而减轻育儿成本是落实这项大国策的重要举措。但怎么减轻育儿成本又是个很难办的事情。

这些年,我们在“初中毕业普职分流”的政策引导下,青少年的人生分层年龄提前到了初中毕业,于是孩子的成长压力和家长的育儿压力统统提前,使得中考变得比高考还竞争激烈,因为高考考不上理想的学校可以复读,而中考连复读的机会都没有,考得不好就只能去职业高中或中专去学习职业技能,走职业道路。

而这些年我们的职业教育办得并不好,市场难认可,家长难信任,职业教育对应的就是低层次的职业和低层次的生活,职教毕业生和985、211大学毕业生,甚至一般本科院校的的毕业生相比,在求职就业、恋爱结婚等方方面面饱受歧视。

无论我们在言语上怎样美化职业教育,至少在目前,全社会对职业教育的歧视是客观存在的,只要我们实事求是地看待这个世界,不难得出这个结论。当然,我们希望不要有歧视,公平是我们的愿望。

既然初中毕业去接受职业教育让家长和孩子有一种壮志难酬的感觉,既然绝大部分家长和孩子都想上普通高中,参加普通高考,那么,中考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也是人的正常趋利避害行为。

现在,把中考的试卷难度降低,低到满分或接近满分的孩子成百上千,低到几乎失去了成绩的区分度,那么这种状况好吗?有利于减缓竞争,减轻压力吗?

根据财新网的统计:北京海淀前2000名的入口,卡在了651分,失分率不能超过1.3%。但是考651分有那么容易吗?中考满分是660,考651分就是说只能扣9分。抛去体育因为疫情全员满分,剩下的7门功课,一定要有多门满分,才能给其他科目留下点容错空间,考进前2000名。再有就是,7门功课下来,655分最高分档和651分前2000名线分,一两道题的差别啊!

但如果做不到从容,一定要竞争,我觉得无论是从个人的发展,还是从国家人才培养的角度看,着眼于难度的竞争可能更好。

十全十美如果成了孩子的价值标杆,这不但会扼杀了孩子的创造力,更会让孩子的心理变得脆弱敏感。

七百来分的题目,一两分的闪失,可能就会带来难以承受的后果,这对孩子太过残忍了。

,从而与他心心念念很多年的高中擦肩而过,他痛哭的时候我到底该怎么劝他?想想都让我觉得忧愁。他一直在努力学习啊!

前几天给二哥打电话,问起小侄女的情况,侄女读了三年中专,今年毕业了。我问情况,二哥说:“哼,读了三年中专,连一次作业都没做过。啥都没学下!”二哥有些夸张了,我相信作业肯定做过,但啥都没学下肯定也是真的。没学到东西,有她本人的原因,但我觉得更多的责任在职业教育本身,我老家村里那么多接受职业教育的孩子,都是好孩子,可是我几乎没见到毕业后凭技能从事本专业的。

高考要增加难度,充分发挥高考的“选拔”作用,把聪明好学善研究的学生选进优秀的本科大学,其他的学生就以就业为导向,进行职业教育。

18岁的学生,也比较了解自己的兴趣了,如果职业教育水平提升一点,学生应该能有一些收获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